安庆生活网 - 安庆新闻网_安庆综合信息门户网站!

您的位置:首页 >娱乐 >

伏击铁铺岭

时间:2020-09-03 14:37:23 | 来源:安庆新闻网

5K0A5617_副本.jpg

位于206国道旁的铁铺岭战斗遗址纪念碑。

全媒体记者 罗少坤 摄

8月28日上午,记者站在206国道怀宁县月山镇学田村段看到,国道一线,车流不息,国道两侧,群山绵延。从月山镇至茶岭镇六七公里,国道均在群山夹缝之中,大致呈南北走向,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在206国道学田村段以西,可见一处碑址,石碑为1992年11月怀宁县委、县政府在此设立,纪念的是1938年10月发生在这里的由新四军四支队发起的一次袭击日本军车的铁铺岭战斗,这是日军占领安庆后首次在其眼皮底下遭受到的一次重大打击。

据资料记载,1938年6月12日日军占领安庆后,相继占领了月山、高河、洪铺等周边地区,控制了交通要道,在一些重要地区及卡口均有驻军把守。

记者脚下的这条国道,当时名为安合(安庆到合肥)公路,那时每天都有日军的警戒巡逻车和军需运输车通过,少则数辆,多则百辆,偶尔也有骑兵队通过。另外,日军还经常安排小股部队在公路两侧侦察游击——从日军活动情况看,安合公路是当时日军的战略生命线和继续西侵的重要补给线。

生于1933年的学田村村民曹义文告诉记者,当时安合公路两边的山上,碉堡众多,蟹子岗、饭甑山、蜡烛尖、狮子山等山高一点的地方都有,公路两边还有战壕。他当时5岁,只是隐约记得当时每天路上车子、“鬼子”跑个不停,“鬼子”抓到大人就拉去做苦力,晚上关起来不给回家。后来,曹义文听大人说,村里还有人做了日军翻译,被抓去的人跟翻译熟一些的,就让翻译跟“鬼子”说一说,能被当作“顺民”给放回去。

怀宁县委史志室副主任谢转生说,新四军四支队为了宣传动员民众抗日,配合武汉保卫战,牵制日军并截断供给线,从6月起一直活动在安合公路附近,寻机打击敌人。铁铺岭在月山镇集镇北边1公里,这里两山夹一谷,安合公路在此通过,是理想的伏击之地。

1938年10月17日,新四军四支队七团三营抽出2个排加3个班的兵力,2个排配备轻机枪,布置在安合公路西侧大排山和蟹子岗之间的铁铺岭一带,2个便衣班和1个警戒班埋伏在公路两侧不同地方,蟹子岗顶配置了望哨,指挥所也设在这里。新四军战士还约定战斗信号:鸣一枪开打,挥动白手巾撤退。

上午9点多开始,安庆方向相继驶来日军汽车200余辆,日军下车四处侦察无果后返回。当天,新四军战士一直在等待时机打击敌人。下午1点半左右,安庆方向又驶来3辆汽车,在汽车开到距便衣班约10米远时,指挥所发枪开战。一时间,新四军战士向汽车及跳下汽车的日军发起猛攻,战斗持续半个小时,日军被全部消灭。

此次战斗,新四军战士击毙日军分队长1人、士兵28人,缴获步枪28支、手枪1支以及食物等军需用品,但新四军战士也牺牲4人、受伤1人。战斗结束后半个小时,后续开来的5辆装甲车因不知新四军去向,向四周乱发炮弹,另有2辆汽车在周边展开搜索,也没有结果。

曹义文还记得,铁铺岭战斗第二天下午,“鬼子”为了报复,沿着安合公路西侧一路烧杀,许多人家的房子都被点着了。他家在公路东侧,但自己当时不懂事,也在公路西侧跟着别人一起“跑反”(旧词,战时逃难,事后返回)。所幸,他活了下来,但回家后还是因为没有紧跟父母、自己乱跑被父亲揍了一顿。

比曹义文小3岁的同村村民刘同本,曾听其父母说,当时他们举家逃难到附近的广村村一座洋楼里,经记者求证,洋楼是一座西方教堂,当时许多村民在此寻求庇护,他的弟弟也是“跑反”期间在这里出生的。所幸,等他们回家时,自家的草屋没被烧掉,虽然值钱的物件没了,但藏起来的粮食还在。

谢转生说,铁铺岭战斗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挺进怀宁地区后的首次战斗,首战告捷,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大大鼓舞了民众的抗战斗志。此战之后,新四军在怀宁民众心中赢得了威望和支持,广大青年农民和知识分子踊跃参加人民军队,打开了怀宁抗日斗争局面。


(全媒体记者 罗少坤 通讯员 胡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